澳门百老汇官网注册

News

中国制造:谷底之下还有深渊

当2007年最后的好时光逝去,残酷的金融危机、飙升的土地价格与高昂的用工成本形成恶性循环,逐步描绘着制造业的惨淡;订单萎缩、工厂倒闭、大幅裁员、外资撤出,一连串的负面消息引发了市场的诸多不安。

尽管制造业如何度过寒冬已经成为每年都要提及的议题,但不可回避的现实却是,荏苒7年时光过去,制造业还没能重回往日的荣耀,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地位,还能维持多久?

谷底下还有深渊

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是中国制造业迅速成长为“世界工厂”的黄金十年。低廉的人工与土地、超国民的税收待遇,以及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所开的一路绿灯,使深圳、顺德、东莞、苏州等地纷纷成为了标志性的外资工厂聚集地。

而在长三角与珠三角这两块经济富庶、交通便利的土地上,从事出口加工生意的中小企业更是遍地开花。

也就在这十年间,中国成长为全球IT、家电、服装等行业的加工制造基地,世界工厂之名由此而来。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刘勇曾给出一组数据,2007年的家电业中,中国生产的彩电、空调、压缩机、微波炉4类产品已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70%左右,而冰箱压缩机还有洗衣机的产量则也已经占到全世界的1/3。

但从光荣跌入惨淡,也只需要一个瞬间。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国内制造业随即堕入寒冬之中,至今没能完全走出。在这场危机中,东莞的电子制造业,成为中小企业在这场灾难中的样本。

东莞从事电子制造业的多是中小企业,而这其中,有70%以上是研发与市场两头在外的纯加工制造企业。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外需萎缩导致订单减少,这些中小型企业们原本只能通过拼低价才能拿到订单,利润十分微薄。在“开一天工,反而赔一天的钱”的情况下,不得不选择停工待产,甚至关门破产。

如果你以为2008年已经是最坏情况,那么随后2012年的到来,会让更多还没能恢复元气的制造企业看到原来谷底下面还有深渊。

白色家电制造巨头美的,在2011年末曾以3万多人的裁员数字,创下了近年来A股上市公司的裁员纪录;同样是中国本土白色家电巨头的海尔集团在近期宣布,要在去年和今年两年间,实现2.6万人的庞大裁员计划。

制造业与“新贵”

在金融危机带来的外部冲击之外,价格飙升的土地、人口红利的消失,以及日益严苛的经营环境,都已经成为了戴在制造业头顶的紧箍咒。一场由沿海波及到内地的长期“用工荒”,使人们不得不意识到,源源不竭的廉价劳动力,这个让中国经济在过去30年里快速增长的强劲动力,正在日益消失。

波士顿咨询顾问报告的数据显示,从2005年至2010年,中国工资涨幅达69%。而同样条件下,周边越南的生产成本则要比中国低15%至30%。

人均工资的增长,无疑导致了充足廉价劳动力带来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但高成本之下,代工企业们取得的利润却十分微薄。

以低价来拼订单的中小企业自不必说。即便是富士康,组装一台苹果手机,所获得的毛利也只有2%。而站在这条产业链最高处的苹果,拿到的毛利却是200%。

制造行业的惨淡,带来股市的持续低迷。与资本热衷的互联网等行业相比,制造业积累财富的速度与方式,在投资者们看来显得缓慢而不合时宜。

来看两组有意思的数字。

1984年创立的联想集团,在30年后的现在,市值还没有超过150亿美元;同样在1984年由张瑞敏创立的海尔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青岛海尔如今的市值才在74亿美元左右。

与他们相比,互联网“小朋友”们赚钱的速度可谓坐火箭一般。

2014年才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京东商城,成立十年,市值便飙升到了340亿美元。而同样是2014年赴美上市,刚刚创立4年的化妆品电商聚美优品,在上市后的市值则达到40亿美元。

世界工厂还能维持多久

日益高涨的用工成本,与始终微薄的利润之间,矛盾重重。而纷纷被扣上“血汗工厂”帽子的中国制造企业们在其中奋力挣扎,但始终没有找到答案。

就在当本土企业苦苦勉力支撑之时,外资企业已经开始了用脚投票,寻找成本更低的地方。

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已经启动了在印度尼西亚设立手机工厂的5年计划,而投资金额可能高达100亿美元。让这家世界最大的代工厂动心的,除了印尼便宜的人工之外,还有印尼政府提供的包括消费税减免在内的优惠条件。

而苹果CEO库克也曾在2012年表示,苹果计划投资1亿美元将部分Mac电脑的产能迁回美国国内。

某财经评论员曾评论称:中国制造业面临双重危机:一是低端制造业流向东南亚、南亚等地,原有的产业链条被打断;二是智能时代某些可用机器的制造业回流到美国。

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是,当传统代工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还能维持多久?

一直处于“微笑曲线”中间区域的国内制造业,开始向产业链高处攀升。低成本、高效率的轻资产化运营策略也已经在众多大公司开始实施。

海尔成立了2000多个小微公司,鼓励员工自主创业。而富士康也计划用机器人来解决熟练工人短缺的问题。郭台铭曾在2011年表示,将在3年内在富士康投放100万个机器人。没落并不意味着消亡。7年间的惨淡,也并没能完全消磨掉资本对中国制造业的热情。

2010年,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代工的香港裕元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国内增加了15条生产线。而富士康则大举西迁,在中西部建立起了更多的园区。

事实上,新的好消息也已经传来。2014年6月,汇丰6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为50.7,这个反映着制造业状况的数字,自2014年以来首次回归扩张区间。而自2013年以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已经数度提及了“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命题。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短时期并不会动摇。但显然,在此之前,有更艰难的“升级”在等着它们。

  • 上一篇:体制改革将进一步释放民营经济发展活力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