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老汇官网注册

News

体制改革将进一步释放民营经济发展活力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简称《决定》),涵盖15个方面、近60项具体任务,其中,17项任务与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直接相关。民营经济是非公有制经济的绝对主力,与中小企业互为主体,承担着增收入、扩就业、保稳定、促创新、添活力的重要任务,其稳定发展是最大民生。《决定》改革措施良多、直触病症根源,解决了民营经济的正名、松绑、发展和动力四大问题,后续抓好政策落实可使民营经济发展活力得到全面的释放。

一、正名:确立民营经济重要地位

《决定》首要解决了民营经济的地位和名分问题,其最大亮点在于前所未有地将非公有制经济与公有制经济并列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民营经济发展历程,始终在夹缝中求生存,从未摆脱政治上没地位、经济上没权力、市场上没资源、发展上缺后劲的局面。建国之初,以国资为主的中小企业蓬勃发展。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各地大力发展“五小”力求打造自有工业体系,体制疆化的国资中小企业再度无序发展,民营资本再受限制。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扶植和搞活集体经济和个体工业的大背景下,个体企业、集体企业和乡镇企业空前发展。党的“十四大”提出放开搞活中小企业的要求,特别是“十五大”以后,遵循“抓大放小”的方针,个体、私营企业迎来发展高峰。虽然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贡献与日俱增,但其社会认可程度仍然较低。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的发展高度重视,出台多项政策,其中不乏鼓励发展非公有制经济和民间投资的条文。但民营经济发展环境依然恶劣,融资难、融资贵、“三重门”、存活难、发展难等问题依然严重。究其原因,政府、官员乃至整个社会对民营经济均有歧视之感,重视程度严重不足。为此,《决定》提出要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从根本上为民营经济正名,奠定了民营经济长远发展的坚实基础。

二、松绑: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

《决定》明确了转变政府职能,给民营经济松绑,还原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的原则,这在社会和经济资源被大肆用于“公关”、“跑项目”和“跑钱”的背景下,无疑是激活原本疆化的体制主导型经济的一剂猛药。

首先,减轻民营经济负担。虽然国家出台了多项措施减轻企业负担,但其效果一般。一是企业申请享受减负政策难上加难,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人力,且对申报流程模糊不清。二是大量不合理收费仍然存在。三是罚款、摊派和吃拿卡要等人为加重企业负担的现象仍然存在。为此,《决定》提出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行为的干预,最大限度减少中央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这将直接减轻民营经济的负担。

其次,将强化政策支持力度。转变政府职能明确了政府要加强发展战略、规划、政策、标准等的制定和实施,加强各类公共服务提供等职能。多数民营经济规模小、人才少、技术实力差、管理制度落后,亟待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多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在完善中小企业服务体系,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投入大量资金、人力和物力,但分摊到4300万中小企业身上,仍显不足。《决定》要求,政府要将工作重心转向加强宏观管理和提供公共服务上,加大对民营经济公共服务方面的投入。

再次,激发民营经济创业热情。转变政府职能就是要管住政府的“越位、错位和缺位”行为,杜绝政治权力支配经济资源、扭曲市场竞争环境的现象。换言之,民营经济被赋予平等参与市场竞争、获取市场资源的权利,而无需支付高额的“公关”费用。其结果必然是市场环境被大大净化,民营经济创业活力将被完全释放。

三、发展:拓展民营经济生存空间

《决定》从根本上解决了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问题。深究民营经济发展面临多重制约的根本原因在于民营经济“没出路”。民营经济所从事的行业大都利润薄、前景差,很难获得资金、人才和项目资源。从行业分布上看,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主要存在纺织、服装、普通机械等制造业,以及批发零售和生活服务等传统行业,而在电力、供水、燃气等市政公用行业中的占比不超过5%。其深层次原因是体制问题,直接表现在垄断,特别是行政垄断上。行政垄断的副产品是政治权力向经济利益的转化,形成了以行政力量获取经济资源,以经济权力夯实政治影响的互动链条,严重危及市场秩序,破坏市场环境。

当前,虽然国家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法律法规未禁入的行业和领域,但垄断性行业壁垒长期存在,“玻璃门”、“弹簧门”和“旋转门”现象仍然突出。一是经济性壁垒高,如金融行业的经济性进入门槛很高,民营中小企业难以进入。二是以技术性壁垒维护国有企业垄断地位的现象仍然存在。如石油石化行业严格管制民营企业进口国外原油的渠道。三是新兴产业壁垒出现。如在风电行业,99%的企业是国有或有国企背景,而民营企业不光数量少、装机容量小,所从事的大都是风机叶片制造和组装等简单环节。

为此,《决定》提出要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这将彻底改变政府指令代替市场决策,央企、国企经济权力独大的状态,抑制央企、国企利用政治影响和经济权力巩固垄断地位的行为。同时,垄断行业改革意味着民营经济可获得资源将大幅增加,金融资源、技术资源、人才资源等都将流向机制更为灵活、创新动力更强的民营经济,进而激活整个国民经济。

四、动力:缓解民营经济融资压力

《决定》厘清了为民营经济生存和发展持续注入新鲜血液的机制。在有地位、有主动权且有发展空间的基础上,金融体制改革将赋予民营经济新的生命。

一方面,改变中小金融机构缺位现象。民营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与国有经济一股独大直接相关。据不完全统计,各地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的资金供需缺口均在1/3 以上。为此,《决定》提出在加强监管前提下,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推进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这将有效缓解民营经济融资压力。

另一方面,拓展民营经济直接融资渠道。与发达国家企业融资中直接融资占70%的比例相比,我国民营经济直接融资比例还不到5%。这既与主板、二板等市场门槛过高、吸纳民营企业效果差有关,也与资本市场制度不完善,企业上市圈钱动机加剧市场风险有关。对此,《决定》提出要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多渠道推动股权融资,发展并规范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将加快二板、三板等资本市场的发展步伐,提升场外交易市场对企业的容纳能力,切实改善民营经济的直接融资环境。